hello.gif (8776 bytes)義大利的文藝復興hello.gif (8776 bytes)
歡迎蒞臨『義大利的文藝復興』,悠遊小小天地,期盼引領您進入藝術的殿堂!

 

[ 達文西 ] [ 拉斐爾 ] [ 米開朗基羅 ]

小畫盤.gif (494 bytes)米開朗基羅的宗教心靈與神秘體驗

         米開朗基羅一樣是集雕刻家、詩人、藝術家於一身的典型文藝復興時代的人文主義者。
   他比達文西、拉斐爾都多了太多的衝突與矛盾。一方面他支持佛羅倫斯走向市民社會;但他的藝術支持者,卻被迫是屢屢破壞市民社會的教皇。一方面,他受薩佛納羅拉(自由傳教者,曾短暫主持彿羅倫斯市政,典型清教徒思想,可算是中世紀思想的殘存者)的信仰影響;但他骨子裡卻有藝術家熱愛生命、自由的信念。一方面他愛佛羅倫斯;但他最重要的藝術作品,卻都是出自羅馬。他老是覺得有人要迫害他毒死他、相信自己一定活不久;但他卻是文藝復興三巨匠中,活的最久的,共活了89歲。

   當勞孔父子雕刻(BC200-50)於1506挖出時,米開朗基羅親臨現場觀賞。這個企圖拯救特洛伊城而洩密、被諸神懲罰讓大蛇咬死的孔勞父子悲劇,不知名的雕刻家將之雕刻的十分傳神,從面目表情、到肌肉肢體的掙扎,全呈現出劇烈之痛苦與恐懼。

   米開朗基羅深受這雕刻作品的震撼,而他早期的藝術作品,的確充滿與上帝搏鬥的意志。

1.大衛像與聖母悼子—人文主義者與清教徒的心靈衝突

        譬如他的大衛像,原本是個形狀奇特數百年沒人想用的大理石,米開朗基羅巧奪天工雕刻成大衛像。米開朗基羅卻是用大衛戰勝巨人哥利亞的聖經故事,暗喻動盪不安的佛羅倫斯面臨外來強敵(神聖聯盟與麥第奇家族),最終一定會是市民勝利。因此這大衛像充滿人文主義的精神,奮發向上與命運搏鬥的激昂。

0107-1.jpg (6567 bytes)    可是同時期雕刻的聖母悼子,卻又充滿清教徒式的思想。當人家質疑聖母太過年輕時,他的回答是:「貞潔的婦女會比較容易保持青春,沒有淫亂鑽進心胸的婦女,身體是不會受多大影響的,我也相信,上帝會用這樣的方式讓她證明自己的貞潔。」

   這種人文主義者與清教徒的心靈衝突,意味著米開朗基羅的心靈世界,永遠不可能擺脫宗教信仰的強烈影響力。的確,晚期的「最後審判」將再現這種衝突。

2.西斯汀教堂天花板壁畫「創世紀」—上帝是何等嚴厲

         西斯汀禮拜堂天花板的創世紀系列,一樣是在宗教畫中暗指人文主義的精神。
   其實整個繪畫過程就是一場激戰與奮鬥。
   米開朗基羅說:「我是被迫的,我的藝術是在敵視的環境中成長的。」
   因為愛其才的教皇朱力阿斯二世,卻跟他個性相剋水火不容,而米開朗基羅刁鑽難相處的個性,也造成他四面受敵的窘境。

0108-1.jpg (3948 bytes)    我們會發現,米開朗基羅透過創世紀,幾乎是控訴上帝毀滅與嚴厲的屬性,他宣告毀滅的命運,而不是愛的福音。
   首先他繪出上帝創造天地的全能與威嚴。但創造亞當時,上帝與亞當的手若即若離,這已暗示出人類未來的命運。
   當亞當夏娃被逐時,夏娃羞慚,可是亞當卻憤怒無比的向逐出他們的天使擺手,彷彿是說,你不要我,我也不要你!
   畫大洪水時,米開朗基羅甚至刻意強調人與人之間的互助扶持,用以控訴上帝的嚴厲不近情理沒有愛意。
   這一系列繪畫,到底是宗教式的?還是人文主義式的?仔細分析處處看到米開朗基羅暗藏的玄機。

3.朱力阿斯二世銅雕、奴隸系列、夜晝晨昏 —藝術能否掙脫政治擁有自由?

        米開朗基羅十分痛恨朱力阿斯二世。但他卻又受制於朱力阿斯二世。他曾離開羅馬拒絕再為朱力阿斯二世創作,卻差點因此引發戰爭。因為朱力阿斯二世權力慾、駕馭性格很強,又好戰。
   朱力阿斯二世曾要求米開朗基羅為他雕像,這尊朱力阿斯二世銅雕像,三年後就波隆那起義的人民融成大砲。這大概是米開朗基羅最不痛惜自己的藝術品被糟蹋的一次。

   西斯汀教堂天花板壁畫畫完後四個月,朱力阿斯二世去世。

   米開朗基羅受命為朱力阿斯二世陵墓雕刻,米開朗基羅再一次透過雕刻暗有所指。他刻了摩西,摩西有引領百姓脫離奴隸生涯的含意,然後他刻了垂死奴隸、受束奴隸,以其肌肉的張力、痛苦的表情,表達到死都還抗拒著掙扎著,不肯臣服於受囚的命運。

   1529年,米開朗基羅帶領人民保衛佛羅倫斯不陷入教皇與德皇的勾結侵略,結果卻失敗了,他授命雕刻征服者麥第奇家族宗廟所在地—麥第奇教堂。這再一次是藝術被迫臣服於政治。
   綜觀其一生,米開朗基羅一直無法擺脫藝術自由,不用再受制於政治,管他是有錢家族、或教皇的政治威脅。
   米開朗基羅將其鬱悶不平表現於雕刻作品中。他雕刻了夜、晝、晨、昏四個人身像。其中以「夜」暗喻最強。

0109-1.jpg (6324 bytes)   夜、晝之上的麥第奇•朱良諾,手上拿著金幣。晨昏之上的麥第奇•羅倫左,左肘緊閉錢蓋箱。他以這種方式諷刺征服者。

   我們可以說,米開朗基羅早期中期的作品,這種充滿人文主義的精神,是跟爭取自由—是市民的自由、也是藝術家的自由—絕對相關的。他要搏鬥的對象總是有權有勢難以掙脫,正是因為這樣,米開朗基羅的藝術作品才會有這麼強的悲劇性他對上帝的理解,也是嚴厲不近情理的暴君。

4.最後審判—上帝的形象是否一如教皇? 我的藝術真的呈現了我心靈的罪惡嗎?

        這樣的信仰理解,直到晚期畫西斯汀禮拜堂的祭壇畫時,仍舊十分的明顯。
   這大幅壁畫,就是有名的「最後的審判」。

0110-1.jpg (8752 bytes)   此主題呈現死亡、面對審判的絕望與痛苦。米開朗基羅透過此主題,反映了羅馬在1527年的大掠奪之後,瀰漫在社會上灰暗不安的氣氛。而米開朗基羅畫此畫當時,自身也陷入了信仰與藝術的精神危機中。

   米開朗基羅碰到怎樣的危機呢?
   縱而言之,他從藝術自由的心靈抗爭轉向另一抗爭— —藝術是否有罪?
   米開朗基羅的藝術品,最擅長的就是雕刻人體,尤其是男性裸體,他非常能掌握、也很喜愛男性裸體可以呈現出來的力與美。但也因此常遭「道德淪喪」的非議。
   此外,米開朗基羅面對藝術自由與教皇政治駕馭的衝突,所呈現出來的人文主義精神,也常轉化成人對抗上帝,暗藏在藝術作品中。

   這一切,到這時突然在米開朗基羅內心深處迸裂出精神危機來。然後轉化進入「最後審判」中。這幅畫表現基督揮手之際,審判裁決立現,善者生天,惡者入地獄。這種兩極的世界,在整幅壁畫中透過畫面妥善的切割,鋪陳成一個個故事。
   正因為畫此畫時面對外在和內在的雙重精神危機,此畫也強烈表達內在情感而非外在美學追求。這就是為什麼藝評家從米開朗基羅此畫起分割,歸屬於另一個藝術時代的開啟。

0111-1.jpg (6314 bytes)  在這幅大壁畫中,有一個很重要的訊息,就是米開朗基羅畫了「聖巴托羅謬」這個聖人。其實這個聖人跟米開朗基羅不合,米開朗基羅曾因此受苦,但此聖人後被迫害遭剝皮而死。米開朗基羅將聖巴托羅謬畫成左手提著自己的皮囊,右手拿刀的模樣,顯然是藉此交代此聖人的生平。
   但暗藏玄機的,臭皮囊上竟然是米開朗基羅本人的肖像,算是畫家在畫作上「署名」的方式。
   為何以臭皮囊署名?米開朗基羅是要說出此聖人曾迫害自己的恨意?還是要顯示作者自己面對基督的心情,信仰的情感?

   賞析米開朗基羅的作品,直到「基督審判」時期,米開朗基羅都把上帝描述的極其嚴厲,是審判者而不是愛的化身。米開朗基羅也在畫中一再表明自己反抗這樣的上帝的決心。他彷彿是把這一生都脅迫他的教皇,變成上帝的化身。

   在「基督審判」,在基督揮手裁決之下,他透過聖巴托羅謬交代自己一生充滿敵人,更透過敵人的手,交代自己不過是個臭皮囊。奇怪的是,這交代,卻是用他晚期創作最高峰的祭壇壁畫來表明。
   那種爭取藝術自由、爭取藝術家尊嚴、爭取人文主義式的英雄的米開朗基羅,很明顯的在轉型中。 「基督審判」,的確結束米開朗基羅的過往,開啟他的未來。

5.保羅與彼得—重新與上帝相遇相識

        從此以後,米開朗基羅每幅畫或雕刻,彷彿都在鋪陳自己面對上帝的心靈世界。世界——管他是市民對教皇、權勢家族的抗爭,或羅馬城的危難,漸漸都消退了,剩下的是他與上帝一齊面對自己的一生。他要讓自己的一生攤平在上帝面前,跟上帝交談並結案。

   米開朗基羅有生之年的最後兩幅畫是教皇保羅三世委託米開朗基羅為自己私人教堂(保利納)繪製的,兩幅畫都以色彩呈現神秘並模糊一片的荒原,完全背反了文藝復興時代最洋洋得意的透視法。

0112-1.jpg (6564 bytes)  其中一幅「聖保羅皈依圖」,米開朗基羅再度用聖保羅「署名」,畫下自己的臉。這個在路上與基督相遇,聽到基督的聲音,發現自己這一生拼命迫害的,竟然是基督,因而生命改變的使徒,體現著畫家自己的宗教體驗。
   難道米開朗基羅發現了他這一生的抗爭本身,是出於 對上帝的不夠瞭解,他需要像保羅一樣,重新與上帝相遇?

   另外一幅「聖彼得受釘刑」,米開朗基羅將畫面充滿各種個樣的人,他們面對一個聖徒為上帝殉道的事件,每個人都心不在焉的各有自己的打算,而米開朗基羅將彼得的眼光看向觀畫者,彷彿是在問觀畫者:「你呢?」 這仍舊可以算是畫家的遺囑!   

6.哀傷—上帝是為我們受難的基督

        米開朗基羅有生之年的最後三幅雕刻,側重哀傷的主題。而且都與基督的十字架事件有關。

0113-3.jpg (1486 bytes)   卸下聖體這幅雕刻,米開朗基羅將尼哥底母刻成自己的臉。儘管後世懷疑,這是米開朗基羅為自己雕刻的墓碑,但是自己為尼哥底母而不是其他任何使徒,仍舊暗藏玄機。
   尼哥底母是耶穌時代有學問的官人,對信仰講究思考理解,不依賴神蹟。可是耶穌跟他講過就思考面而言何為「屬上帝的子民」後,開始跟他說起一種神秘體驗:信仰的生發就像感受風一樣,往往是不能只靠理解、思考與預期的。
   米開朗基羅自比為尼哥底母。是否意味某種不能預期的信仰,正生發在他心中?

0114-1.jpg (5157 bytes)
   最後兩個雕刻「帕雷斯特林的卸下聖體」、「龍大尼尼的哀悼基督」,雖然都是未完成的作品,卻立即可判定米開朗基羅根本完全不在意形式,只著重呈現「哀傷」,這哀傷仍與基督受難有關,是出自米開朗基羅心意誠摯的雕琢。

7.晚期作品的醞意—不可言傳的神秘體驗

        應當可以據此判斷,米開朗基羅對信仰的理解,從上帝與基督的嚴厲審判毀滅,走向基督為世界之苦罪所負的刑罰受難,米開朗基羅的心境也從反抗爭辯,走向基督必須如此受難的哀傷。
   上帝的嚴厲面,已轉成上帝的悲憫之愛。

   為何會在晚期出現這樣的轉變?這就是米開朗基羅不可言傳的神秘體驗了。?

0115-2.jpg (2061 bytes)

0116-2.jpg (1991 bytes)

0117-2.jpg (2063 bytes)

 back_t.gif (7582 bytes)home.gif (4291 bytes)next_t.gif (7410 bytes)